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Jeff | 11th Jul 2011, 10:15 AM | 校閱校園 | (205 Reads)

考罷中文口試, 我跟我組其中一個男仔邊走邊談話。

 

「係呢, 你係邊度讀書架?」

「我讀喇沙架, 你呢?」

「我...間學校係將軍澳, 算LA你應該都未聽過。」

「哦...」

 

大家沉默了數秒, 但他很快便打開了其他的話匣子。事實上, 他是一個很健談的人, 跟他談話很愉快, 然那一刻的沉默卻在我心頭揮之不去。

 

我討厭自己顯得囂張, 因為我心知自己絕無此心, 但我什麼也沒有做, 什麼也沒有。是我骨子裡變了嗎?

 

聽好了, 自豪是留給自己的, 囂張是該拿去核爆毀滅的。我不要給可怕的氛圍感染, 我要時刻提醒自己, 我該怎樣做人。

 

 

 

後來我知道, 他讀的那所學校名字是「香港道教聯合會圓玄學院第三中學」, 我必須告訴你, 他小組討論的表現要比我優勝多了, 你還有資格看不起人嗎, 不, 你有資格顯得看不起人嗎?